筆趣閣5200 > 都市小說 > 英雄是如何煉成的 > 第一百零一章 下一個
    現在,塵埃落定,卻并不是終結,混亂的東城跟一蹶不振的北城,都是一塊巨大的蛋糕,而是否能夠吃到自己的嘴里,又會是一場廝殺。ΩΔ/>

    就在這個時候,敲門聲打斷了魏青荷的思緒,進入辦公室的是鶴靜,身后沒有帶任何人,一襲黑衣的鶴靜就這樣在魏青荷的對面坐下,然后說道:“在這個時候繼續在西城放火,你就這般信的過劉青松?”

    雖然現在帝九公館已經度過了最危險的時期,但這一座城市的動蕩,可遠遠還沒有結束,又或者鶴靜認為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會很殘酷,真正等這個局勢穩固下來,可能需要最少年的時間。

    面對鶴靜的質疑,魏青荷的表情出奇的平靜,究竟是什么讓她這般有恃無恐,或許是在這一場風暴之,魏青荷再次脫變。

    “越快整理完西城的局面,我們就能越快在這一座城市站住腳,靜姐你明白我的意思,這是一個會,這個會如果錯過了,我怕往后都碰不到這么一個會了。”魏青荷說著,這個第一次經過江湖蹉跎的女人,眼神之所冒出的精光似是一種強大。

    或許是因為相像,鶴靜反而認為這是一種錯覺,眼前的魏青荷的形象跟馬溫柔重疊在了一起,讓她產生了一種違和感。

    不知道為何,鶴靜想起了另外一個人,不過那個人僅僅只是一個混子,諷刺的是,魏九的女兒反而越發像那個馬溫柔,反而那個混子越發跟魏九相像,似乎魏九所欠那個女人的東西,在冥冥之,早已經償還。

    “白劉周家,你打算留下哪一家?”鶴靜問著,在問出這個問題之后有幾分后悔。

    魏青荷輕輕搖了搖頭,這已經算是答案,她什么都不打算留下,又或者她的野心絕對不滿足這一個小小的西城,鶴靜有幾分好奇究竟是什么給予了魏青荷這般的力量,但不管如此,此刻的魏青荷,已經強大到可以獨當一面了。

    最終,鶴靜默默起身,并不是離開,而是走到巨大的書架前,纖細的指掃過一排古老的書籍,開口說道:“曾經我想過,等自己坐上一個何等的位置,然后大隱于市,怎么說也算是不愧對于自己這半生經歷,但現在,我依舊只是一個渺小的人物,雖經過了大風大浪,但此刻卻滿是退隱之心,我有點累了,想要找個還算是清靜的地兒,一人看著市面熙熙攘攘,似乎也不錯。”

    魏青荷看著鶴靜那女人味十足的背影,表情有幾分感慨,卻有幾分說不出話來,也許是因為她是上山人而鶴靜是下山人的原因,這本就不會有多少的感同身受。

    “好不容易走到這么一步,要是離開了,就一切都沒有了。”魏青荷說著,在心底,她不希望鶴靜離開,有著鶴靜站在她這一邊,能讓她在西城話語權更加沉重,但如果鶴靜執意離開,魏青荷也認為自己留不住鶴靜。

    “也許是因為,我老了。”鶴靜頗有幾分自嘲的說著,盡管這個女人的皮膚仍可以用吹彈可破來形容,身材也沒有一絲一毫的走形,但是內心,卻好似一個經歷了太多太多人情世故的老人。

    “下一次,如果你有會遇到李般若,替我對他說一聲謝謝。”鶴靜說完,便輕輕離開,這個讓她折磨讓她沉淪的家伙。

    她在這個江湖最黑暗的地方而來,卻又在最輝煌的時候離去,也許,這便是宿命。

    魏青荷只是在原地久久的沉默,一直到一個男人出現在剛剛鶴靜做站的地方,用烏鴉一般的嗓音說道:“失去了她,你又失去了很多的籌碼。”

    這個男人,有著一個詭異的外號,梟,卻是薛猴子口充滿喜感的沈老四。

    “該啟動那些人了,對于現在的帝九公館來說,大換血也不是壞事。”魏青荷坐下說道,表情已經回歸到了平靜。

    “陳燦也好,鶴靜也好,乃至那個消失的闖子,他們都是聰明人,他們論輩分也好,論資歷也罷,都遠遠高于你,如果繼續留下帝九公館,接下來你可能不好走,或許是對于魏九的敬意,又或者是對于你的戒心,所以才在這個時候離開,不過是否是真正的離開這個江湖,這還不好說,畢竟人心隔肚皮,誰也不知道誰握著的是饅頭,還是刀子。”沈老四說著,這個往日里幾乎沉默寡言到極點的男人,在單獨與魏青荷相處,話反而異常的多。

    魏青荷聽著,并沒有接過這一番話,反而表情稍有那么幾分玩味,喃喃道:“這便是這個江湖該有的樣子?”

    “這一路走來,這些人見過太多事情,所以也可能知道,你接下來會成為什么,但不管怎樣,離去,不算是好事,也同樣不算是什么壞事,魏青荷,現在你是否能夠讓帝九公館這一艘大船重新起航?”沈老四說著,他似乎在培養什么,小心翼翼的孕育什么。

    本表情有幾分傷感的魏青荷在聽到沈老四眼睛之出現了一絲異樣的光彩,,也許是野心,又或者是摻雜上了其他的東西,她開口說道:“我會讓帝九公館站到一個曾經連我爸都沒有觸及到了的高度,絕對不會辜負了他,還有她。”

    這里魏青荷所指的人是誰,或許沈老四心大體清楚,但他只是默默點著頭,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