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其他小說 > 木葉七味居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遲也不遲
    看著病床之上已經沒有往日風華的漩渦潮,真修的心五味陳雜。

    這樣的場景也不是沒有想過。

    但是從來沒有想過,這一天會來得這么快,這么突然。

    原本那個身體強健的漩渦潮讓他忘記了,這已經是一個八十歲的老者。

    在這個世界,很少有人能夠活過八十這個年紀。

    真修的雙眼忽然有些模糊,眼淚在眼眶打轉,但卻一直都沒有下來。

    面對漩渦潮的詢問,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說。

    回來看看你?

    想你?

    你病了?

    都不合適。

    而且,也不符合他們父子之間相處的模式。

    更為重要的是,真修現在腦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這個時候,水戶說話了。

    “爸爸,你感覺怎么樣了?”

    水戶靠在床前,看著奄奄一息的漩渦潮并沒有比真修心情好多少。

    她也同樣十分難受。

    長大嫁人之后,她和漩渦潮相處的時間全部加起來,不會超過五十個小時。

    父女之間的感情并沒有因為這種距離而變得淡薄。

    成年人之間的情誼已經不靠時間來維系。

    而是回憶。

    回憶當初的美好,當初的那人,當初的那事。

    不論從哪個方向去看,在水戶心,漩渦潮都是她最為重要的人。

    亂世之,要帶大自己的孩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沒事,我能有什么事情,我這身體可好了。只不過舊傷發作,等我休息幾天就沒事了。咳咳……”

    漩渦潮說著,咳嗽了兩聲。

    顯然,他的身體并不像他說的那么好。

    “還是那么倔強。”

    真修平復了一下心情,冷不丁地說道。

    “身體不好就好好休息,有什么好逞強的!在我們面前你還假裝什么!”

    真修低喝,語氣之帶著幾分埋怨和心疼。

    印象之,這父親總是這樣。

    不論多苦多難,總是一個人扛著。

    他從不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現出來。

    真修還記得他歲的時候,漩渦潮受了重傷,肚子都破了一個大洞。

    但他還是硬撐著,一句話不說。

    最后要不是救治及時,恐怕早就沒命了。

    “臭小子!怎么說話的!我的身體就是很好!”

    漩渦潮梗著脖子說道,不肯有一丁點的認輸。

    “好了,爸,別這樣了。小真你也是,這時候就不要跟爸犟嘴了。”

    水戶無奈。

    這兩父子還是跟之前一樣。

    父子倆四目相對,隨后各自冷哼一聲。

    “我出去走走。”

    真修轉過身去,直接離開了房間。

    他怕他再待下去,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水戶看著真修離去,有些擔心。

    “福伯,麻煩你去看看小真。”

    “好的,小姐。”

    漩渦福離去,房間里只剩下了水戶和漩渦潮。

    “爸,你也別生氣。小真也是擔心你。你看你現在都這樣了,還要逞強。如果不是福伯忍鷹傳書告訴我們。只怕我和小真現在都還不知道你出事了。”

    漩渦潮嘆了口氣。

    “水戶啊。爸爸這也是不想讓你擔心。而且,爸爸沒事的。都是一些小問題。”

    “爸,你都這樣了,還是小問題。看看你的頭發,已經完全變成了白色。還能是小問題嗎?”

    水戶說著,有些哽咽了。

    漩渦一族的生命力體現就是頭發。

    一旦赤紅的頭發消退,變成了白發,就代表著他們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

    之前有不少生命力透支的漩渦族人就是瞬間變成白發,然后死去。

    這是漩渦一族的共識。

    當白發降臨,大限將至。

    漩渦潮沉默了。

    他身為族長,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是他不想在自己的兒女面前露出痛苦的樣子。

    這大概是所有父親的倔強吧。

    在漩渦潮眼,父是遮風擋雨的臂膀,而不是垂死掙扎的老叟。

    漩渦潮和水戶父女重逢,自然是有說不完的話。

    而另一邊,真修偷偷抹去眼角的淚痕,眼滿是嘆息。

    不知不覺之間,他早已在這個世界建立了很多羈絆。

    嚴厲的漩渦潮雖然被他討厭過一段時間,但到底是血濃于水,在明白了漩渦潮的苦心之后,真修對他也剩下了感激。

    “少族長。”

    就在這個時候,漩渦福走了過來。

    “是福伯啊,好久不見了。”

    真修調整好心情,低聲說道。

    漩渦福點了點頭,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