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其他小說 > 夏逆 > 第五十一章、懷古
    因為棧道年久失修的緣故,潘龍和韓風足足走了三天,才翻過了終南山山口。

    這三天里面,他們遭遇了不少危險,光是棧道的木板斷裂,就遇到了四五次。

    但最大的危險,并不是來自于腳下,而是來自于天空。

    第二天傍晚,他們準備在棧道上一處明顯人工開鑿的石洞里面休息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外面有怪異的笑聲,二人疑惑地走到洞口,卻見一只灰色的大鳥正飛在空中,沖著他們怪笑。

    那鳥身材極為長大,估計一個翅膀就超過了一輛馬車。它的羽毛灰中稍稍帶著一些紅色的斑點,灰得晦澀、紅得刺眼,讓人一看就不舒服。它的腦袋更是讓人害怕,明明是鳥類,偏偏長著如同豺狼一般的頭,一張嘴更是裂開到雙耳下面,此刻張開嘴巴,露出滿嘴森森白牙,發出的笑聲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這是什么東西?!”韓風驚呼,“看起來不大喜歡咱們啊!”

    “不,我覺得它很喜歡咱們。”潘龍解下了背上的弓,動手搭弦,“你看,它都喜歡得流口水了。”

    韓風打了個冷顫,也急忙摘弓搭弦。

    不管這鳥究竟是什么東西,但它肯定來者不善。

    二人小心戒備,卻沒有貿然攻擊。

    北地人都知道,遇到不認識的東西,絕對不要主動攻擊。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妖魔鬼怪都是“反擊型”的,你不打它,大家其實是可以和平相處的,你一動手,那就要分出個生死來。

    這鳥怎么看都不像是銀槍蠟桿頭的廢柴,大家打起來,輸的多半是他們一方。

    所以,當然是能不動手,就盡量不要動手。

    說來也怪,那兇惡的巨鳥雖然沖著他們怪笑,眼中滿是貪婪兇惡之意,卻始終沒有靠近棧道,只是在上方盤旋。飛了好長時間,眼看天色已經漸漸黑了,才發出一聲怒吼,身體猛地迸散,化作一團黑中帶紅的旋風,呼嘯而去。

    直到那旋風消失在遠方,韓風才雙腿一軟,坐在了地上。

    “天啊!”他喃喃地說,“這東西竟然還會變……”

    “它會變化之術,很奇怪嗎?”潘龍納悶地問。

    如此異獸,顯然是妖魔之類。會變化之術也不算奇怪,為什么韓風這么震驚?

    “我剛才以為,它塊頭那么大,肯定進不來這個山洞。”韓風苦笑著說,“所以才多少有一點底氣……”

    潘龍懂了,也不由得苦笑起來。

    遇到這么個東西,今晚他們就算是想要睡覺,怕也睡不安穩。

    但奇妙的是,當他們用毛皮在山洞的角落里面鋪了簡陋的床,用毯子裹住身體蜷縮在其中之后,卻一會兒就睡著了,甚至于就連本該守夜的韓風,也一下子就呼呼大睡。

    這一覺足足睡到大清早,醒來后更是精神抖擻,全無平常露宿之后硌得難受之類的情況。

    二人相顧訝然,感嘆了一番,就急急忙忙動身上路。

    此地不宜久留,早點離開才好!

    走了一段路,潘龍突然想起了曾經看過的一段奇聞記載。

    相傳大夏皇朝建立之初,帝甲子曾經和各路妖神約定,妖神們可以入朝為官,也可以被冊封為山神土地享受百姓的供奉,但作為交換,各路妖魔都不能在九州大道上主動襲擊行人,違背約定者,天下妖神共伐之。

    這傳說真假難辨,畢竟隨著大夏皇朝建立和繁榮,九州大道沿路都漸漸變成了村莊和農田,就算是有森林和山脈,附近必定也駐扎著大夏皇朝的軍隊和高手。妖魔們別說來鬧事,就算只是靠近,都可能遭到討伐。

    但是……昨晚的所見所聞,卻讓他忍不住懷疑,那傳說或許是真的?

    他們兩個人肯定不是那只巨鳥妖魔的對手,但那妖魔卻始終只是在棧道上空盤旋,沒有任何攻擊的意思。想來想去,能夠阻止它的,可能也只有傳說中的“九州大道之約”了吧?

    想到這里,他不由得有些感慨。

    (帝甲子這個人,真的是雄才大略,本領非凡!只可惜大家立場不同,自己身為逆賊之后,又身懷對大夏皇朝至關重要的山海經殘片,無論如何,也只能站在他的對立面了。)

    (還好,他早就死了!)

    潘龍忍不住又有些慶幸,如果是跟那絕代雄主為敵的話,他真的覺得,一點勝算都沒有。

    幸運的是,帝甲子的子孫們,遠沒有祖宗的能耐。尤其是當今天子帝壬辰,更是個胸無大志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庸人。跟這樣一個天子較量,潘龍覺得,多少還是有那么一點勝算的。

    小小的插曲之后,接下來的道路上,他們再沒遇到妖魔鬼怪,順利地過了山。

    在山道的盡頭,是一座不大卻很堅固的關隘,隔斷了整個山路,一邊是向上的懸崖,另一邊是向下的懸崖,兩邊的懸崖都筆直如同刀削。除非是長了翅膀,否則誰也別想繞過關隘,進入益州。

    這座關隘,就是益州和雍州之間的門戶,神兵關。

    神兵關倒不是帝甲子修建的,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