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其他小說 > 編號1678 > 第一百零二章 看屋識人的游戲下
    “走吧,下一家。”

    冉夜還沒想明白,沐寒秋一聲招呼,似乎對這里失去了興,轉身往傳送點去了。

    冉夜趕緊追上幾步,問道:“你還想看誰家?”

    “要不,泠清家?”

    “行吧。”

    兩個人傳送到了水泠清的宅邸。院落區迎面一是一整排白墻青瓦的圍墻。

    “哦,終于見到一個正經把圍墻豎在外圍的人了。”冉夜感嘆道。

    “所以這怎么說?”沐寒秋問,“你之前說墨離沒有圍墻是不設防,那泠清是設防的咯。”

    “可以這么說。”冉夜從墻間圓形的拱門往里走,一邊說道。“圍墻是防御型建筑,你可以選擇設置的位置。距離自己越近,說明守備范圍越短。圍墻還有另外一個意思,就是個人的自我疆界。”

    “什么意思?”

    “就是一個人可以容納的廣度有多少。如果離得近那就是‘我的地盤’里,只能有‘我自己’。如果圍墻范圍廣,那就還能容納別的東西。”

    冉夜回過頭,看看還在門口的沐寒秋,道:“你不進來?”

    “來了。”沐寒秋追上兩步,一起進了院落。

    院子的左邊是搭建了一半的回廊,回廊的對面的右邊是一幢買地時候就會送的基礎木屋。院子拱門正對的北面也是架空在基座上面的石屋。架空的結構和云青家里那個如出一轍,只不過水泠清這里,基座用的是石質,而不是木質,看上去比云青家里那種架空結構穩固一些。

    在整個地塊正十字交叉點的位置,有一個圓形的荷花池,正北和東面的房屋從門口到心花池都有一條路。而花池到門口的位置是沒有路的,同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素材不夠的緣故。

    沐寒秋饒有興的抬了抬下巴,問冉夜:“第一次看到兩間房子的,你怎么說?”

    “很簡單啊,哪個房子大間哪個就可以作為主體。”冉夜說。

    “所以,有附加閣樓的這個石屋就是主屋咯。”

    “可以這么看。”

    沐寒秋問:“那你怎么分析?”

    冉夜沉吟了一陣,說道:“主屋正對院子大門,而且高出地平,是一種希望被‘看見’的表現。但是因為面前有圍墻,其實站在入口,是不可能完全‘看見’的,你只能看到一部分。間的花池,一定程度上也阻斷了聯通,主屋到入口不是一氣貫通的。道路的聯通方式是兩個房子,都通向的是間的花池。客屋可以當做是親密關系吧,家人、朋友這些的。間這個花池我不知道怎么解比較好。”

    “隨便說說,隨便說說。”沐寒秋還不放棄。

    “好吧,路我解釋做和外界的聯通方式對吧?”

    “嗯哼。”

    “那,花池可以看做是任何主體和客體共同的東西,比如我們一起打游戲。那作為主體的‘她本人’和朋友、家人這些客體之間,都是依托某個東西才連接起來的。比如大家一起玩游戲,有共同話題,那就可以構成連接。如果作為‘共同話題’的花池沒有了,主體和客體還能不能連接在一起,其實并不好說。不過這也很正常,合則同嘛。我自己也有,以前玩的不錯的網上的朋友,后來不混一個圈子,大家聯系少了,慢慢就淡了,最后徹底失聯的那種。”冉夜皺眉,搖了搖頭,“不過……從圍墻到花池,是沒有道路的,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沒有磚了。如果只是因為沒有磚了,那沒什么好說的。如果不是因為沒有磚,而是磚要留在別的地方,那就是另外一層意思了。”

    “怎么說?”沐寒秋追問。

    “共同話題在圍墻內,客體也在圍墻內,圍墻外到共同話題之間沒有連接。也就是說,我把‘你’認做‘我’的人,‘你’就能跟‘我’在一個圈子里,但是外人就算看的到‘共通點’也不一定能走進‘我的圈子’?”冉夜有些不確定。

    “嗯……”沐寒秋只是應了一聲,沒有多說,“我覺得你可以專門寫本書了,還是說你這些從哪學來的?”

    冉夜搖頭笑道:“不是說了嘛?基于榮格的無意識理論,用來治療自閉的一個分析方法。專業的書籍要多少有多少吧。還用的著我來班門弄斧?也就是你問了,當個游戲說著玩而已,當不得真。”

    “走吧,接著去下家。”沐寒秋一揮。

    “怎么?”冉夜問,“你還沒玩夠啊?”

    沐寒秋嘿嘿一笑:“這是自然的,難得有這么好玩的事。”

    “你只是為了好玩吧。”冉夜說,“說吧,你還想看誰家?”

    “花舞家?”沐寒秋問。

    “哦。”冉夜定住腳步,看了沐寒秋一眼,說了句“走吧。”帶頭往轉送陣方向去了。

    來到花舞風家,沐寒秋進了住宅區在里面轉了一圈,感嘆了一句“好空曠啊。”

    確實是好空曠的一個宅邸,和冉夜上次來相比,并沒有多少明顯變化。整個地塊上沒有圍墻,可以劃分成九宮格的形狀。最南邊,西側是主屋,和云青一樣放在了木質的架子上,用木質樓梯通向地面。只

    親,本章未完,還有下一頁哦^0^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