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5200 > 同人小說 > 穿越重生之養成黑化狼君 > 10.白狐與夢中人
    處理了一起小風波,洛翊覺得有些疲憊,但好歹,最后結果還算令她滿意。

    只是她去看了洛南錦,也聽聞了她所翻騰出來的一些事,那個小小女孩蓬頭垢面、眼神通紅呆滯地望向她,有一瞬間她覺得洛南錦想要撲過來撕咬她,但最終,洛南錦只是張了張嘶啞的嘴,絕望而面如死灰地低下頭。

    前世的洛南錦嬌縱放肆,因為自己獨大,又被紀氏慣出扭曲三觀,一身的臭毛病。但好歹心腸還不算太壞,又胸大無腦,沒做出什么太過于傷天害理的事。

    前世的她最終嫁給了一個權貴,做了妻,雖說那男子在外面沾花惹草、尋歡偷人,但也保得了她一身榮華富貴,使她過得還算體面。

    這一世,即使洛翊不刻意給她使絆子,瞧她這處境,也無法再像前世那般輕而易舉地坐享其成。

    洛翊沒空在她身上多浪費時間,她還要計劃著自己下面幾步的走棋。

    這幾日不時有姬妾前來慰問,大多都是裝模作樣地去“悼念”一下紀氏,然后再認真小心地來向容和示好的。

    那可不是嘛?紀氏一死,剩下一個薛玉瓊,明眼人誰看不出來薛玉瓊也不是個省油的燈?比起心懷鬼胎、狠辣陰險的薛玉瓊,她們當然更愿意投靠寬容心善的夫人。

    只可惜,容和并沒有卷入這些后院紛爭的心思,她謙和地溫柔笑著,卻有意無意地忽視著姬妾明里暗里的暗示。

    那些姬妾只得嘆口氣,望著“出淤泥而不染”的佛系夫人,心里失失望望的。

    洛翊望著來了又走的一撥一撥人,心下無聊,便回房,打算研究藥書。

    “嘖嘖,錦零之葉、綿訶之花,可制失血過多、頭暈眼花、身寒體軟……”

    她百無聊賴地讀出聲,望著那些說得不清不楚、也沒有配圖的草藥,心下十分煩躁。

    良久,她爬上床裹了被子,抓抓頭發,瞪眼瞅著頭頂的白玉珠。

    旁邊的小狐貍靜靜看著她,眼眸很濃稠,卻清澈瑩潤,它定定地望著伸手撥動帳縵的洛翊,也不叫,也不厭煩。

    在洛翊數到第九百八十七只羊時,她終于合上眼皮,迷迷糊糊睡去。

    一旁的小狐貍仍靜了很久,然后,突然輕輕動了一下。

    只見它毛發突然立張,散發出一種白藍色的霧氣和光圈,那光漸漸彌散擴大,倏忽間,整個身體化為水藍色的煙霧,朝一個方向分散又匯集。

    只不過是眨眼間的事,頃刻便見桌旁忽然站立了一個藍衣男子,他眼眸清澈而澄靜,帶著一點低低的欣喜和不敢置信。

    他頭發柔軟,且竟是類似于二十一世紀的中短發型,從上一個小漩下來,發梢微微翹起,黑栗色溫柔地在陽光下生輝。眉毛剛毅而透著柔軟,鼻梁高挺卻秀氣,眼尾像有花一樣,安靜地、漂亮地分開挑起。

    他走到洛翊身邊,沒發出一點聲響。他伸出修長指尖,試探性地,輕輕地觸了一下洛翊的臉頰,許是他的指尖微涼,夢中人不自覺地微皺了皺眉。他忙把手指縮回,而后將手化為掌,隔空輕輕放在了洛翊頭上方。

    一股白藍的霧氣自他掌心逸出,流連過洛翊的發絲和面頰,那稍沾污垢的小臉竟已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干凈白皙,且嫩滑精致。

    做完這一個小動作,那男子忽地身軀顫抖了一下,身形逐漸變得透明,他低低嘆了口氣,然后望著沉睡的洛翊,輕聲道:

    “記住我的名字可好?……我叫,初子衿。”

    “叫初子衿噢。”

    迷幻的尾音飄散在空氣里,輕悄悄的。

    而那男子的身形,又化成了藍色沙霧,風一吹似的,迅速飄落著匯成一股,一直旋風般席卷聚到一旁角落的地板上,又化為一只小白狐。

    那小白狐眼眸啟合一瞬,發出一聲含糊的聲響,便也沉沉地睡去了。

    親,本章已完,祝您閱讀愉快!^0^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